【TFP】【冲云霄/擎天柱】《一线生机》05

一不当心就飙字数了_(:зゝ∠)_
本章声波和威总上线~
龙族长第一人称,战后重建日常欢乐向

<一线生机>
Predaking / Optimus Prime
Megatron / Optimus Prime
Shockwave / Soundwave

05

在我的百般阻挠之下,那些汽车人才逐渐来的没那么频繁了,擎天柱对于我一言不合就把他团在床上压在身下一睡一整天的举动无可奈何,而我也发现他虽说不好意思拒绝昔日麾下战士前来诉苦求助,其实并不讨厌我变成龙形和他团在一起假装下线,比起之前曾见到过的略显纤细的人形机体体型,现在的他厚了一大圈,所以我俩挤在一起时正好把多余的空隙给填满了。我的床足够大,还铺了三层软金属织物床垫,又柔软又有弹性,就好像那些地球人躺在水床上一样舒适,我们大白天在床上抱团时他就给我讲塞伯坦过去的历史,比我从报应号的主机和黑山基地的终端上获取到的更多,听他用低沉的嗓音讲述各种野史八卦特别有意思,我没想到曾经的博派领袖是如此风趣的人,我几乎被他迷住了。

当前段时间人声鼎沸的黑山塔顶重新恢复平静后不久,震荡波从地球回来了,他果真找到了声波,我坐在谒见厅的王座上见到了失而复得的前狂派情报官,震荡波每讲几句话就要转过头看声波一眼,好像必须靠映入光学镜头的立体图像才能确认对方的存在,他对声波简直是紧张得不得了。

“声波在地球上时遭到与博派结盟的那些人类的暗算,被传送入四维空间,我费了很多功夫才把他解救出来。”震荡波向我概括了一下前因后果,我听出来他省略了许多过程,比如他是如何夜以继日地在计算机前工作,为了能让声波重返人间,没想到这个疯狂科学家倒有一块用情至深的人格芯片,这从他的外表完全看不出来,我一度以为他的硬盘里只有实验数据呢。

天豹和玄铁也见到了这位有些传奇色彩的人物,他们打量了声波一番,随后就开始旁若无人地嘀咕开了:

“喂,天豹,你说我们应该管他叫帕帕还是麻麻?”玄铁还是一如既往地不知所云,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称谓。

“缔造了我们的是震荡波,所以他的伴侣我觉得应该喊帕帕。”都会遣词造句了啊,不错不错,天豹的课没白上,擎天柱教得好,但是震荡波和声波不是同事吗,怎么到地球旅个游回来就成伴侣了?

“不对吧,我记得震荡波之前私下跟我们讲过,声波是他老婆,所以我们要叫他麻麻才对。”

“明明就该叫他帕帕,震荡波才是麻麻。”

似乎是意见没有达到统一,天豹和玄铁的光学镜头对了对,当场打起来,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在地板上扭作一团,气得我变回龙形一爪子踹翻一个。

“都给我够了!声波第一天来就看见你们窝里斗,丢不丢龙啊!”

两个二货小弟咣咣咣地变成人形,我放开了他们,随后也变成人形重新走到王座前坐好,向声波致意道:“让你见笑了,声波,这就是震荡波回到塞伯坦后激活的巨狰狞克隆体,左边的是天豹,右边的是玄铁。”

声波的外显示屏上划过一串字符,然后他开口说话了,他的音质十分特别,自带机械音声效,听上去一板一眼还挺可爱的:

“声波喜欢震荡波的孩子,声波喜欢巨狰狞。”

说罢他就走到我的小弟们面前,从他的腹侧窜出两条灵活如触手般的机械臂,一只抓着一盒从亚空间口袋里掏出来的小粒状复合能量零食分别递给天豹和玄铁。

“哇,有零食吃!”他们开心地抓起盒子就往嘴里倒。

“这是声波自己调制的零食配方,特别受幼生体的喜爱。”震荡波在一旁解释道,我从他的独眼里看出了一股浓浓的炫耀味儿。

分完零食,声波又拿出一把特制的大刷子,随后他坐在露台边的台阶上给变回龙形的天豹和玄铁刷起了背脊和翅膀,手法十分娴熟,我的小弟们简直是开心到飞起,声波也二话不说变成侦察机形态,他在空中的身姿如此灵活优美,绕着两只巨狰狞上下盘旋,他们三人玩得这么起劲,我都不好意思看震荡波的表情了。

“声波就是喜欢哄孩子,我很久没见到他这么放松的样子了。”震荡波感叹道,他自己是陆行载具,无法加入老婆孩子三人组的游戏,而我端着一族之长的架子,尽管心里痒痒也不好意思跟着一起玩,于是等擎天柱上来谒见厅时,就看到我和震荡波站在露台边眼巴巴地望着天上不远处的两只巨狰狞和一架侦察机。

“原来是震荡波带着声波回来了。”擎天柱问候了一句,而我听见了远处天豹发出的长啸,知道他们要带声波去我们的矿源地参观,我随便地朝他们那个方向一挥手表示准了,于是他们三个的身影很快消失于视野之外。

“如果殿下没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就回楼下实验室了。”震荡波的请示口吻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对于一个擅长取悦我的属下我还能有更多要求吗。目送震荡波消失在电梯门后,空阔的谒见厅里只剩下我和擎天柱了。

“走吧。”他站在露台边向我示意。

“去哪儿?”我愣了愣,不明白他是要带我去哪里。

“你不是想玩空中竞飞吗,我可没错过你刚才望着那两龙一机的眼神,和孩子们比赛没什么意思,要想比就和我比好了。”

“哼,说得好像你能飞得比我快一样,那时候要不是你冲进了环陆桥里,我早就把你烧成灰烬了。”

被戳穿了心事也没啥不好意思的,最近睡得多飞得少,我确实很想好好挥动几下翅膀,感觉自己的肩膀都要生锈了。

“说吧,终点设在哪里?”我变成龙形站在露台边仰天长啸一声。

“就去新落成的中央空港吧,听大黄蜂说最近那里可热闹了,我们去瞧瞧。”

擎天柱打开副翼,推进器轰鸣着率先冲上高空,我双翼鼓起一阵狂风紧随其后,我们互相交错着身位在天上玩起了高空杂技,直到他提示我目的地即将到达,我才意犹未尽地减缓了速度。

新落成的空港就在锈海边上填海而建,在原有的旧址基础上进行了改造翻新,我们一路走来,不时有小型穿梭机或大型宇宙飞船在空港的停机坪上起降,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来车往,好一番欣欣向荣之景。

我听见身旁传来了窃窃私语声,是那些刚刚重回故土的塞伯坦人在议论我的身份,我一点也不介意他们的议论和时不时投过来的惊讶目光,这些流亡者一定没想到在上古大灾变中灭绝的巨狰狞还有后裔存于世间,而一些比普通塞伯坦人娇小数倍、和地球人类差不多体型的迷你金刚则远远避开了我们的行走路线,仿佛是怕我会踩碎了他们,这么小的小不点,给我塞牙缝都不够格,我哪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或许是注意到了我脸上不屑一顾的表情,擎天柱望着那群刚从穿梭机上下来后正参观新空港的迷你金刚对我说道:“别小瞧了那些迷你金刚,当他们和我们组合起来,能够发挥意想不到的强大威力,比你装备任何武器都有用,并且他们是一群认定搭档后就不会轻易反悔的诚信合作者,在军品和民品之间都非常受欢迎。”

原来这些不起眼的迷你金刚竟还有如此实用的功能,以貌取人真是要不得。我心有戚戚地跟在擎天柱身后东张西望,没想到他突然停了下来,我的胸差点撞在他的背上。

“怎么了?”

“是威震天,没想到新空港是他和他的手下修建的。”

我顺着擎天柱指点的方向望去,只见沿街的那一排商铺还没有完全造好,一些紫色量产机型的前霸天虎士兵现施工队工人正在热火朝天地干活呢,而威震天就站在我们不远的前面,那对猩红色的光学镜头在看到我们后露出了惊讶而复杂的神色,一个是他的前夙敌,一个是他的前属下,他大概万万没想到我们会在一起,而且还相处融洽。

“擎天柱,冲云霄。”威震天大步走过来向我们问好,他恢复了原本通体银灰色的外装甲,去除了那些被宇宙大帝操纵时强行升级改装的屈辱装饰物,当他主动与我们分别握手时,我注意到他右手上那枚威力惊人的融合炮彻底不见了踪影,他没有再给自己安装新的大口径武器。

擎天柱也留意到了这一明显的改变,他向改过自新的前狂派首领露出了真心实意的微笑:“很高兴见到你,威震天。”

“听说是冲云霄救了你,这样看来霸天虎的作品也不全都是搞破坏,至少我面前就有一个相当正面的例子。”

威震天向我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我矜持地朝他点点头:“我也很高兴看到曾经的破坏大帝为塞伯坦的复兴运动添砖加瓦,你的气度与风采值得我辈学习。”

我不动声色地讽刺了一下他的处境,他没有生气,而是苦笑着道:“我也不是完全没有私心的,空港建成后我一直在这里等待那些流亡的狂派部队,免得他们一下飞船就开打,至于那些一落地就叫嚣要占领空港的都被我镇压了,其余归于我麾下的士兵最近都在帮忙修建空港的二期工程,不愿意留下的都被我派去红蜘蛛那里了。”

“通天晓说红蜘蛛加入了重建科学技术研究院的工程队伍。”擎天柱向我解释道。

“他本来就是搞科研的,等研究院重新开业,他也算是得偿所愿吧。”威震天补充道。

看到他们两个很有默契地一唱一和,我有点不太高兴:“你还不知道吧,威震天,黑山基地现在是我们巨狰狞的地盘了,震荡波和声波也在我那里,希望你别介意我收容了你们狂派的二把手。”

“很高兴听到这个新消息,我之前一直在寻找震荡波和声波的下落,他们在你那里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改天我会前往黑山拜访,到时候见吧。”威震天一点也不介意自己曾经的军事指挥中心变成了我们巨狰狞的巢穴,反而更关心科学家和情报官的下落,看不出来他还挺有人情味的,这让我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回到黑山基地后,我们品尝到了声波做的能量大餐,大家都吃的很高兴,巨狰狞、汽车人、霸天虎坐在一张条桌前其乐融融地吃晚餐,这一幕大概也算是我们黑山独有的美景了。

当我和擎天柱抱团躺在充电床上时,我问他:“你真的相信威震天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吗?他会不会等塞伯坦振兴后倒打一把,窃取新政府的胜利果实?”

“时间已经证明了霸天虎的那一套行不通,就算他再挑起几个内战,结果也不会改变;更何况我相信他不是那种人,威震天或许曾是邪恶的破坏大帝,但他是真心爱着塞伯坦的,为了我们母星的振兴与崛起他可以不择手段献出一切,这一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也是我始终没有对他痛下杀手的原因。”

又来了,这种微妙的包容语气让我莫名地有点不爽,我没有再和擎天柱继续讨论威震天究竟是好还是坏,而是把他搂得更紧一点后进入了充电模式。


tbc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