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P】【冲云霄/擎天柱】《一线生机》08

殿下是个虚心求教的好学生2333
独眼科学家是个腹黑的老师【喂
龙族长第一人称,战后重建日常欢乐向

<一线生机>
Predaking / Optimus Prime
Megatron / Optimus Prime
Shockwave / Soundwave

08

那之后一连三天,擎天柱都躲着我走,习惯了抱着一个人睡觉,突然独守空床的我竟然失眠了,怎么努力都无法顺利地调节为充电模式,我干脆变成人形在基地里遛弯权当夜巡。将黑山纳为领地后这是我第一次在夜深人静时独自闲逛,由于已非战争时期,基地里的大部分武装已被封存,只留下部分基础防御设施,而几个原本空空如也的储藏室如今则堆满了天豹和玄铁采集来的能量矿以及实验室流水线生产出的能量块成品,我曾花了些时间加固了仓库的整体结构,震荡波安装了自动面部识别警报程序,声波在我们的基础上升级了内外实时监控,使我们的私库固若金汤。看到那些整整齐齐叠放的能量块,我突然想弄点宵夜尝尝,于是我拐道去了楼上的实验室,碰巧震荡波也没睡,他正在电脑前废寝忘食地整理资料。

“震荡波,什么资料你弄到这么晚。”我走到计算机前望着显示屏上不断翻滚的一串串字符,“这是你之前克隆巨狰狞的实验数据吗?”

“你的敏锐让我惊叹,殿下,诚如你所言,我正在把自内战以来的巨狰狞克隆体实验资料汇总整理,该项实验的其他备份数据均已被销毁,你所看到的是最后也是唯一的一份,鉴于目前克隆体实验已没有样本和进展,因此我决定将实验数据打包封存。”

“说到这个,真的没有更多我的弟兄们存活下来吗?”我看着显示屏上的进度条走到100%,震荡波敲了几下键盘关闭了计算机。

“很遗憾,没有。在刚回到塞伯坦后我试图做出一些新的克隆体,但是由于物资匮乏,尚未等我培养出成熟的克隆体就被宇宙大帝毁掉了全部的素材,事实上,天豹和玄铁同你一样,是我在塞伯坦内战时就培养出来的巨狰狞,作为我的作品中最优秀的存在,我不愿在无止境的战争中将你们消耗,天豹和玄铁一直处于休眠状态,我重回塞伯坦后才首次激活了他们,而你在内战中被派往地球执行打击博派残部的任务后被我召回,没有留在地球上和其他那些克隆体一样埋骨于异星,直到地球上的能量争夺战争进入僵持阶段,我才将你带给威震天当做秘密武器。”

“我一直都是狂派野兽军团的头领,对吗,即使对启智前的记忆模糊不清,我也始终认定自己是巨狰狞之王,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或许不仅如此,殿下,也有可能我用来克隆你的那块基因样本碰巧来自于史前巨狰狞之王冲云霄,因而你本能地认定自己是一族之王。”

“所以这就是我基因密码中隐藏的记忆吗?……”听了震荡波对巨狰狞克隆实验的解释,我思索起自己的过去,我从擎天柱之前和我一对一的历史课中了解到,史前的大灾变后并没有巨狰狞存活下来,而大灾变后的时代演变中,火种源井也没有诞生出任何巨狰狞的新生火种,似乎在大灾变中死去的巨狰狞并没有回归火种源,那么我们三个又是靠什么力量从克隆体实验中复活并进化?我从新政府成员们不断传来的最新动态中获悉:在火种源回归塞伯坦星球核心后喷发出的新生火种中,极少有野兽形态的新生幼生体,即使有,也都是微型金刚或类似激光鸟那样的共生体,没有一个是像我们巨狰狞一样可以在兽形和人形中任意切换、拥有独立人格芯片的塞伯坦人。

“实验数据的销毁与封存工作已经结束,我想在回房间休息前吃点宵夜,你要一起吗?”

“好啊,你这里都有些什么现成的?”

震荡波请我在一旁的椅子上就座,然后他走到隔壁的流水线工作间,不一会就端着放有零食和饮料的托盘走到我面前放下。

“深夜工作实在是消耗能量。”

“自己人不用客气,震荡波,快坐下一起吃。”

三种不同口味的小零食,还有瓶装饮料,震荡波在小桌前的另一把椅子上坐下,安静的实验室里,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喝着,我忍不住跟震荡波谈起了失眠的困扰。

“你说,擎天柱干嘛要对我避而不见,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又不能全怪我,也不是天豹和玄铁的问题,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唉,我昨天把他们派遣到隔板的工程队去了,新指挥中心的大楼没封顶前他们回不来了,反正工程队管饭。”

“这确实不是你或是孩子们的问题,殿下;尽管如此,我也觉得当事人都互相避开一段时间比较好,不然现在黑山的气氛更尴尬,我想擎天柱对你避而不见只是心理原因,应该是暂时的。”

“他还在生气?亏我事情发生的那天晚上就去找他把前因后果都给解释了一遍,领袖的气量不至于这么小吧。”我十分不解地说道。

震荡波沉吟了一会,问道:“你介意把你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向我简要地复述一遍吗,不用说出细节,大致概括一下就行了。”

“是这样的……”我隐去擎天柱给我上历史课的那段,只将他吐露的感情苦恼和我向他解释监控设施的内容叙述了一遍,震荡波一开始只是耐心地听着,当我最后说到我愿意代替威震天完成他和擎天柱被打断的交配时他才插嘴打断了我。

“等一下,冲云霄,你刚才是说你向擎天柱提出要和他交配?”

“对啊,你不是说我也可以么。”我凑近他压低声音说道,“那天晚上我回房间后特意确认了,我真的也有跟他们一样的生理器官,不过……要怎么用?”

震荡波的独眼默默看着我,良久才回答道:“一般只有互为伴侣关系才能向对方提出交配请求。”

“哦,是这样,原来是我的步骤不对,所以他不肯理我呢,算了,我明天再去哄哄他。”我把最后一小块能量块丢进嘴里,震荡波把桌子上的餐具整理干净,随后他走到计算机前摆弄了一阵并拿出一块存储卡递给我。

“按照逻辑这事情与我无关,不过作为你的创造者,殿下,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向你普及一下塞伯坦人的生理卫生知识和交配注意事项,这块存储卡里是我以前写的关于这两方面的文献资料,你拿回去载入后慢慢消化吧。”

“谢谢你,震荡波,我现在理解了为什么你才是威震天的第一副官了。”永远把领导者的需求排在第一位还从不争功,这样的好助手我才不会还给威震天呢,嘿嘿。

“你过奖了,殿下。”

告别震荡波后我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将这块存储卡里的内容载入我的数据库,入目就是一篇措辞严谨逻辑严密的论文,十足的震荡波风格,让我对塞伯坦人的交配行为获取了充分的理论基础知识,犹如在阅读一部百科大全;随后,一些图片和影像资料走马观花地在我的主程序里一一演示,作为一个有智慧、有天赋、有学习能力的巨狰狞,我发现尽管有着各种各样的花式拆卸手段,塞伯坦人交配的本质却是用主输出设备和主输入接口在机体与机体之间形成一个内外相连的能量循环用以进行能量交换,我注意到震荡波在论文中提出了一个观点,那就是“交配产能”,在进行以能量交换为目的的交配过程中会使彼此双方机体内部储存的能量有所损耗,但是交配过程本身却能够形成新的能量,因此在能量匮乏的底层社会几乎没有地位等同的伴侣,交配变成一种掠夺能量的手段,这也是当时的御天敌政府在后期备受诟病的原因之一,能源分配不平等使得民众对于上层政府产生不满情绪,并导致了社会的混乱——咦,为什么我明明只是想知道塞伯坦人怎么交配,为何震荡波给的资料读到后面成了一篇社会学文献?生理卫生知识勉强算是有了,交配注意事项在哪里?我把震荡波的论文用快速浏览拉到了最后几页才看见论文的第二十一大点下的第六小点的末尾一行,这一行倒是加粗了一下,只见上面写到——

交配注意事项:感情基础。

这就完了?没了?结束了?我顿时感觉自己被坑了,科学家的逻辑程序都是这么奇怪的吗?这论文看到天都亮了,根本没学到什么具体的知识,全是理论、理论和理论,我深切怀疑震荡波在写完了这篇莫名其妙的论文后一直没有机会发表出去,最后借着科普生理知识的由头硬塞给我,我感觉自己可能是震荡波的逻辑程序受害者。于是我气咻咻地想去找这个焉坏焉坏的生物学领域顶尖技术型人才把存论文的存储卡丢在他的独眼上。不过,在途径监控终端室时我改了主意,我把震荡波给的存储卡往声波面前一放,向他控诉起独眼科学家强迫我当读者的行为。声波面色不改地听完我的抱怨后用他可爱的机械音说:

“冲云霄是第二个读者,声波是第一个。”

我看着他那张黑漆漆的面部外显示屏上划过一串红色的波浪线最后定格为一个心形符号,而我只想回答他一个问号。

“……所以?”

“这篇论文是震荡波写给声波的情书。”

说完这句话他就转过头不理我了,我站在他身后愣了半天才意识到声波在害羞……我、我几乎要怀疑自己的智商了,我站在那里把震荡波的假论文真情书又在逻辑程序里过了一遍并结合声波当下的反应后才明白过来论文结尾的那个论点——感情基础是提出交配申请的前提,这是震荡波在向声波示爱。

“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我语气复杂地看着声波的背影说道,将那块存储卡留在控制台上,我离开了主控室。独眼科学家的情书虽然啰嗦了点,但能够花时间写出这么一长篇的社会学论文来求爱倒也挺让人佩服的。这使我不由地对自己产生了更多的疑问:我真的想要和擎天柱交配吗?我和他有感情基础吗?我也能像震荡波给声波写情书那样用某种彼此都认同的方式来得到一个结果吗?而这个结果会是你情我愿的吗?


tbc

 
评论(1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