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P】【冲云霄/擎天柱】《一线生机》12

SY已同步更新,本章完结,继续爆字数=v=
应该还会有一章番外,特别想凑够13章~
龙族长第一人称,战后重建日常欢乐向

<一线生机>
Predaking / Optimus Prime
Shockwave / Soundwave

12

黑山基地的医疗检修室里人满为患,天豹和玄铁带着烟幕赶了回来,得知消息后救护车也跟着震荡波和声波来了,威震天和击倒也紧随其后,擎天柱躺在诊疗架上,如同当初我刚把他从火种源井里捞上来的时候那样一动不动,只有维生装置显示屏上平稳跳动的指数表明他仅仅是下线了,并没有生命危险,震荡波、救护车和击倒围在擎天柱面前不时对着扫描结果小声地讨论,我耐着性子等他们一个生物学专家和两个专业医生的三方会诊结束,过了一会,震荡波率先向我走过来。

“情况如何?”我急忙问道,其他人也围了过来看着震荡波。

“擎天柱没有大碍,生命体征十分平稳,就是机体本身……或者说不是他机体本身的问题,而是他的火种舱……”他斟酌着言辞,我第一次看到从来说话都是条理分明逻辑严谨的震荡波这么踌躇不决的样子。

“别卖关子了,震荡波,赶紧说你们的结论。”威震天在一旁不耐烦地说道,我瞪了他一眼,不过没有计较他的插嘴,而是紧紧盯着震荡波等待他的回答。

“这种情况我们三个都是闻所未闻,十分不符合逻辑,擎天柱的火种舱里有两个火种,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则是完全不同的个体,一个新生命。”

“啊?这……”围观群众纷纷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愕感叹,我的逻辑回路在频频报错中突然灵光一现。

“你是说,擎天柱怀孕了?!”我问震荡波,他和身旁的救护车还有击倒面面相觑,随后他们一起朝我点点头默认了我的结论。

“我从医那么多年,修过的塞伯坦人数不胜数,可是擎天柱目前的状况我也找不到比‘怀孕’更确切的解释了。”救护车边再次查看扫描数据边说道,我上前看了看显示屏,果然在擎天柱的胸部火种舱扫描图上显示出其中有两个火种,一个是他自己的,显示数据较大一些,另一个较小一些,自下侧方紧紧挨着他自己的火种。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难道我们塞伯坦人还真的能靠交配产生后代?”烟幕在一旁惊喜地说道,“那以后还有火种源什么事儿?想要人口增长就鼓励大家交配好了。”

“别瞎扯了。”威震天不高兴地打断了烟幕的奇思妙想,“要是我们塞伯坦人真的能靠交配产生后代,那我早就和擎天柱生了一个空军小队或是陆战小队了。震荡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震荡波一直在低头思索,听到威震天的点名,他抬起头扫视了屋内所有人一眼,最后望着我,我心领神会地命令道:“这是我们黑山的家务事,更是我和擎天柱的私事,无关人员解散,立刻!”

闻言,天豹和玄铁立刻变回龙形态摇头晃脑地吼叫着把那些不请自来的客人赶出了检修室,威震天心有不甘一步三回头地和击倒走了,救护车虽然很积极地表示要留下来帮忙看诊,但被我的小弟们一番威吓后还是被烟幕拖走了,估计等他们回去,擎天柱突然“怀孕”的消息就会传遍新政府,等他们都离开后,我让天豹和玄铁去黑山领地巡逻,免得有闲杂人等偷偷逗留,声波则主动返回了主控终端室,检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我望着躺在诊疗架上昏迷不醒的擎天柱,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之情,我走上前轻轻抚摸他的胸部外装甲。

“震荡波,这真的是我和擎天柱的孩子吗,我是说这个新生的火种,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吗?”我高兴的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醉心于生物科学领域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殿下,按照我之前对你说过的理论,普通的塞伯坦人是不能够通过交配这一生理社交行为产生后代的,这一点我十分确信,不过现在看来,你和擎天柱——显然不是普通人。”

“这还用你说?我是巨狰狞之王,他是得到过领导模块的领袖。”

“从逻辑上来说,塞伯坦人的火种在死后会回归火种源,无论距离我们的母星有多远,我们都能找到回家的路,因为火种源在召唤着我们,但是你却不同,冲云霄,你是我从史前巨狰狞的基因样本中克隆出来的后裔,当你被激活的时候我曾有过疑虑,为什么巨狰狞一族灭绝的时候,他们的火种没有回归火种源?”

“是不是就因为我的先祖们死后火种没有回归火种源,所以你才能够在数百万年后从实验室培育出成熟的克隆体?或许我的先祖们在灭绝之时,将火种的力量存在遗骸之内,他们本想以这样的方式来抵抗大灾变,但最终还是灭绝了,也因此当你培育出我的时候,火种的力量从基因中再度觉醒,使克隆体重获生命力,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能够从你的实验室里复活。”

“你的解释符合逻辑,我对此也有同样的推论。”震荡波对我的观点表示了赞同,“你还记得我在那篇生理卫生知识的论文中提出的观点吗?”

“你是说——交配产能?”

“是的,我认为这也是新生命诞生的条件之一,当你和擎天柱在能量交换的同时进行火种融合,普通塞伯坦人只会将额外获得的能量储存起来,而你们的交配过程本身为火种融合提供了能量,你的火种又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因此才会催生出新的火种。”

“我想或许不止如此。”听了震荡波对于新生火种的解释,我也想到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看来你有不同的意见?”

“你必须向普莱姆斯神与火种源发誓,不会把我接下来告诉你的内容泄露出去,震荡波,还有声波也是。”我瞄了一眼检修室的监控探头。

“你的秘密在我这里会很安全,殿下,你应该知道我震荡波不是那种多嘴多舌之人,声波也是,他曾在地球上被博派俘虏,为了不泄露军机而选择自毁硬盘。”

“很好,我相信你,也相信声波。”

我再度看了一眼检修室的监控探头,又看了看依然静静躺着没有上线的擎天柱,随后凑近震荡波低声对他说。

“擎天柱的前世是第十三位元祖领袖。”

震荡波沉默了一会,随后他问道:“擎天柱的前世是第十三位元祖领袖?你是听谁说的?”

“当然是他自己告诉我的。”我理所当然地回答道,震荡波似乎一开始并不相信,但看到我满脸这是机密你们都是我最忠心的手下我才告诉你们的表情,他又思考了一会才继续说道:

“既然这是真的,那么这个秘密到此为止了,我和声波是绝对不会泄露的,但是你以后也不要再告诉第五个人,就连天豹和玄铁也别告诉他们。”

“怎么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擎天柱的身世可能也是产生新生火种的原因之一。”

“确实,这样一来我想就更能解释的通了,毕竟,只靠巨狰狞一族强大的火种生命力并不一定就能靠交配产生后代,更何况在历史档案中并没有上古时期巨狰狞一族由交配行为繁衍的记录,而其他兽形塞伯坦生物也没有类似的繁衍能力。”震荡波解释道。

“所以……你的结论是?”

“冲云霄,你知道火种源井的由来吗?”震荡波反问道。

“那是元祖领袖赛天娇死后化作的通向塞伯坦地核的通道,而之后我们巨狰狞和一切兽形塞伯坦生物的祖先锐天骁也投入井中化作火种源,当时陪同他的是微天星和第十三位元祖领袖,也就是擎天柱。”

“普莱姆斯神创造了十三位元祖领袖,而之后其中的四位领袖化作了火种源井和火种源,并从中创造出了千千万万塞伯坦生物,也就是说,元祖领袖的火种具有创造力,而你作为和锐天骁最为相似的后裔巨狰狞之王的克隆体,以及第十三位元祖领袖的转世擎天柱,你们的结合才是能够使能量交换中进行的火种融合诞生出新生命的根本原因——那正是火种源才拥有的创造力。”

“你的意思是,新生命的诞生是我和擎天柱强强联手的结果?”

“综上所述的符合逻辑的推论,我认为是的,否则如果只凭你们中的任何一人就能使其他塞伯坦人或是你们自己从交配行为中繁衍后代,那就像威震天说的,他早就和擎天柱生了一个空军队或者陆战队了。”

“……等一下,我记得擎天柱跟我说过威震天也是十三位元祖领袖中某一位的后裔。”

“那也是我让你对擎天柱的身世三缄其口的原因,殿下,要知道在威震天起义之初,狂派曾经宣传过威震天是十三位元祖领袖中某一位后裔的身世背景,他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否则为什么他振臂一呼,就有无数人响应号召,毅然决然地加入起义军的队伍呢,这一重似是而非的身份也是为威震天增加无数光环中最要紧的一项,如果他后来能够得到领导模块的认可升任为新的领袖,那么就会进一步坐实他的身份与地位。”

“可威震天没有继承领导模块。”我被震荡波搞糊涂了,威震天的过去我只从黑山基地原来的数据库里获悉一二,而他的身世背景也是从擎天柱与我一对一的历史课里知道个大概,没想到还有政治方面的原因。

“在今天以前,作为前狂派的第一副官,我也只知道擎天柱在得到领导模块成为领袖之前是钛师傅的学生,现在想来,作为元祖领袖之一的钛师傅收容一个从乡下城邦来到铁堡求学的塞伯坦人并将他视作弟子不是无缘无故的选择,而是因为他清楚奥利安派克斯的真实身份。”

“图书馆的学生不止擎天柱一个吧,我记得烟幕也是,难道那小子也有什么前世不成?”我疑惑地问道,一想到那个性格跳脱的汽车人,我怎么想都觉得他只是个汽车人而已。

“没有,烟幕只是被钛师傅选为终极之钥的容器和守护者而已。”

“所以你严肃地要求我进一步保密擎天柱的前世身份的原因?”震荡波快把我给绕晕了。

“还是政治原因,殿下,如今塞伯坦已经统一,新政府也正式成立,倘若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擎天柱是第十三位元祖领袖转世的秘密说出去,很容易就会被大众接受并引发盲目的崇拜,这对于新政府的掌权和统治十分不利,我想你也不会希望民间传来呼声要让擎天柱重新出任塞伯坦领袖一职,而他自己肯定也不愿意,否则他当初被你救醒后就不会拒绝大黄蜂他们了。”

“震荡波说得对,恢复神王统治对于塞伯坦而言绝对是退步,而非进步,这也是我得到领导模块获悉自己的前世记忆后决定隐藏这一秘密的缘由。”

“擎天柱!”不知何时,躺在诊疗架上的擎天柱已经上线了,我连忙上前把他扶下来,震荡波再度对他进行了全身扫描,得出的结论是机体一切正常,主系统和各次级系统运转良好,暂时没有大碍。

“你没事吧,有没有头晕,会不会是饿了,你等着我给你拿能量液。”说罢我就从墙上的储物柜里拿出一瓶现成的能量液递给他,并坚持看着他喝完。

“新生命的存在总是令人欣喜的,而由两个不同的火种融合诞生更是前所未见。”此时震荡波又恢复了他作为一名生物学专家的职业素养,他指着扫描图对我们说,“目前看来,新生火种还不够强壮,由于缺乏必要的经验,因此我无法确认其离开母体独立成形的时机,按逻辑推测可能还需要等待一段较长的时间。”

“谢谢你,震荡波。”我和擎天柱同时说道。

“不客气,殿下,擎天柱,我很高兴能够亲眼见证这一生物学领域的历史性时刻。”

带着擎天柱回到我的房间后,我一把将他抱起来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笑着对我说:“不用这么紧张,冲云霄,我没事。”

“什么没事,都当街晕倒了还说自己没事,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的火种舱里可是孕育着我们的孩子呢。”我小心翼翼地摸着他的胸口,笑得合不拢嘴,“还以为巨狰狞一族无法继续繁衍后代,没想到种族振兴的契机就在你和我的身上。”

“可能不仅是巨狰狞呢,我猜这个新生命应该会是个三变。”擎天柱把手按在我的手背上说。

“三变?”

“就是有三种形态的塞伯坦人,我猜我们的孩子应该既可以变成巨狰狞也可以变成陆行载具,毕竟那可是从我们两个不同的火种中融合诞生的,理应同时继承我们的特征。”

“那样也不错,就是不知道生完一个还能不能继续生,我也恨不得和你生上一群龙或者车呢。”

“事实上,我对于自己能够与你融合出新生命也有一些猜想,毕竟我曾经把火种源放入领导模块,而领导模块就在我的火种舱内,我的火种曾与火种源融为一体,或许也因此当我复活之后,我就得到了火种源的一丝创造之力吧。”

“如果你的猜想是真的,那么我们交配产生后代的主要原因就在你身上而不是我身上了?”思及此,我不禁握起擎天柱的手放到嘴边吻着,“我无比庆幸在那一天的那一刻把你捡了回来,这都是命中注定的相逢,茫茫宇宙之中,始终都存在着一线生机。”


Fin.

 
评论(1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