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MOP拟人】《威氏夫妇的故事》

写于2007年11月09日
此为电影《史密斯夫妇》的MOP拟人版
因为觉得故事套在MOP身上非常不错,很神似
所以就用MOP代入然后复述了一遍,基本上就是电影

博派 & 狂派:均为世界排名前十位的杀手组织之一/之二

OP:原名奥利安,伪装身份是某名牌大学教授,杀手代号名为擎天柱,擅长武器是短刀、匕首,由于天性厌恶血腥味,因而执行任务时习惯戴白口罩,博派首领兼首席杀手(觉得大哥当杀手一定帅的没话说了,嘿嘿~)

M:原名威震天,伪装身份是某投资公司总裁,杀手代号名为惊破天,擅长武器是各种枪械。狂派首领兼首席杀手(老威不用说了,就该是一流杀手)

救护车:心理医生,博派组织一员,并不知道自己老大的丈夫的真实身份(话说对于电影里面那位专门问古怪问题的心理医生十分好奇XD)

红蜘蛛:狂派第二号人物,发现惊破天和擎天柱的关系后分别向两派发布对方首领的狙击令,使前二者遭到博派与狂派的轮番狙击

以上,下面开始讲故事,参照电影的情节进行缩略

===================================

威氏夫妇结婚已经有5、6年,5、6年前他们在南非相识,以伪造的普通人身份,他们的邂逅究竟是奇遇还是遭遇,直到现在也无法定论;而和所有的夫妻一样,他们也像初恋少年那般有过狂热的激情,也曾站在礼堂前互相郑重地发过誓,也曾像新婚的年轻夫妇那样甜蜜地彼此恩爱——但,这一切都已经成了相簿里的照片,照片上的他们笑得有多么幸福,现在的他们就有多么地不幸。

有什么东西隔在他们之间,渐渐地,他们发现无法再和对方相处下去,是因为爱好的差异,性格的差异,还是生活习惯的差异,或者是对于爱的理解上的差异呢?似乎都不是,又似乎都有一点,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却梦见不同的未来。每天早上醒来,每天晚上回到家里,他们看着对方,一张嘴,说出来的全是谎言。

他们去看心理医生,可是连心理医生都无法治愈他们,无法缝合他们之间越来越大的罅缝。

“大哥,其实你应该很清楚问题是怎么产生的,你无法向他公开自己真正的身份和工作,你说的每一句话都经过修饰和伪装,这不是夫妻之间应有的行为。”

“我知道,救护车,我都知道,但是你让我怎么跟他说,向他坦白我是一个杀手,然后告诉他我是个骗子?”

“你们的婚姻本来就是个错误,别说我从前没有提醒过你!”

“难道让我离婚吗?这是最糟糕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光之城,光的背后是黑暗。城市最高的建筑就是位于市中心的世贸酒店,豪华的总统套房里,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正将尖锐的匕首插进目标的心脏。那双蓝眸里映着尸体流出来的深红色鲜血,戴着口罩的脸上看不见表情。只见他从容地自60多层的高楼轻松跃下,步行于光之城夜晚的街道。霓虹灯下,他走到一个垃圾箱旁,扯下手套和口罩扔掉。

“血的味道,永远那么令人厌倦。”

光之城的某个地下酒吧,昏暗的密室里站着一位身穿灰色西装的银发男子,他把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塞进腰间,油腻的木地板上躺着几具尸体,而他们在倒下之前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审判之日。”

银发男子的嘴角露出自嘲的微笑,生命如此脆弱,或许他自己也会在不久的某一天像曾经被他送进地狱的那些人一样死于非命。

只是不知道来为自己执行审判的人,将会是谁。

以上就是威氏夫妇不为人知的杀手生涯剪影,回到他们共同的家里,他们看看彼此,想不出该说什么,也许他们什么都不该说,因为说出来的都是谎言。

威震天躺在床上,奥利安就坐在他旁边读晚报;威震天伸出手去抚摸伴侣面侧垂下的蓝发,可是奥利安是什么反应呢?

“你先睡吧,我还有娱乐版没看。”

威震天什么也没有说,他还能说什么?他关上台灯,翻个身睡着了。奥利安的目光落在威震天那覆盖着银灰色长发的后脑勺上,他们有多久没有接吻,又有多久没有拥抱过对方?


世事无常,事事难料,狩猎的任务中他们偶遇了,那时候他们并没有认出对方,但纸是包不住火的,很快,他们就获悉了彼此的真实身份。站在大学讲坛上的教授并不是奥利安,而是他那名叫通天晓的弟弟,威震天的确是投资公司的老板,然而所谓的投资公司只是个空壳子。

“我该叫你擎天柱吗?”

“那么你呢,惊破天?”

意识到一直以来都生活在谎言和欺骗中的威氏夫妇都火冒三丈。

他们是命中注定的宿敌!

炸掉威震天所在的伪造公司后,以为对方死去的擎天柱坐在世贸酒店里独自饮酒,他想起了和威震天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那个银灰色头发的男人嘴角挂着狡黠的微笑向自己大步走来,没有扣上的衬衣门襟,洗得发白的破牛仔裤,还有灰头灰脑的旧球鞋,可是那个男人是那么地耀眼,那双倨傲的绯眸折射出不可一世的目光,他走过来搂住自己的腰,然后是毫无预警的舌吻,自那之后,生活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下大雨的露天咖啡馆一直到宾馆套房的双人床上,爱的余韵尤存。

他们也并非没有过甜蜜浓烈的恋情,是的,他们曾经那么地相爱。

就在他握紧双手,不忍心去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时,一只粗糙有力的手从背后伸来握住他的手抬起并吻了一下那枚戒指。

似乎是为了泄愤,他们向对方展开了报复。

以他们的家作为战场,这对夫妻之间展开了一场单挑,从庭院到厨房,从起居室到卧室,他们用上了一切狙击手段。

“你还爱我吗?”

当那把匕首压在自己脖子的大动脉上,当自己手中的枪抵住对方的太阳穴时,威震天这样问道。

“那么你呢?”

“我爱你,即使我骗了你,即时你骗了我,可是我爱你。”

几秒钟后,威震天把枪抛掉,不顾奥利安手中的刀还没放下就冲上前紧紧地抱住对方,随后那把匕首落在地上,他们相拥着倒在床上——虽然这张床已经在刚才的对战中变得破烂不堪。

与此同时,博派收到了威震天的悬赏令,而狂派收到了狙击奥利安的悬赏令,威氏夫妇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狂猛狙击。而那个发出悬赏令的不是别人,正是狂派的二号人物红蜘蛛。

红蜘蛛开心地以为这是杀掉威震天并取而代之的最佳机会,却不料依然以失败告终,不过重新掌握狂派领导权的威震天并没有因此就灭掉红蜘蛛。

“虽然你的行为够我杀你一百次,不过这回就算了,下不为例。”

如果没有这场两派同时发动的狙击,或许他们直到现在也无法理清彼此的关系,正视自己的身份。想到这里,威震天就心情大好,故而勉为其难地放了红蜘蛛一马。

“大哥,你们现在关系有所改善了吗?”

“我想是的,虽然我们时常产生口角,不过都是些小事而已。”

“看来你终于直面了自己婚姻生活的问题。”

“说得对,救护车,一对相爱的夫妻不应该生活在谎言里,哪怕撒谎的初衷是因为爱。” 


Fin.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