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G1/电影版1】<for the leaders>片段合集

for the leaders

收集整理于2007年9月12日,小修改~
私心打个MOP的tag嘿嘿嘿=v=


Optimus Prime

from G1


修理光束不仅修复了我和我的战友,也照亮了我们在这个星球所要走的路,无可避免的战争从塞伯坦蔓延到此处,即使我们打败霸天虎又如何,我看不见胜利的意义,他们也是我们的同胞兄弟,我不能用自己的力量来毁灭他们,唯有努力阻止Megatron的野心。400万年的沉睡结束了,我却感到无尽的疲惫,然而我知道自己必须担负起身为一个首领的责任与义务,相信所有的汽车人也跟我一样明白我们所肩负的使命的重要性。

我们绝不后退。

我们没有选择。



Optimus Prime

form the movie


Megatron,这个宇宙无边无垠,即使你获得火种源的力量,你也不可能将自己的统治实施到银河的每一个角落,那么你仅仅是怀着膨胀的野心才发起了这场战争吗?

如果可以,我宁愿牺牲自己来阻止你,当我的火种熄灭的那一刻,希望你能回想起我们曾经和平相处的那段日子,那是我永远不会从数据库里擦去的记忆。



Megatron

from the movie——the end


耗尽残余的最后一伏特电流,只为了将光学镜头前你悲伤的面容永远写在我的内存芯片上,即使被人类的炮火和火种源的能量所摧毁,也不能抹杀我的记忆,此时此刻,我竟然对一直以来执着的野心感到一丝犹豫,我不禁想要开口问你: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 

可是光学镜头迅速黯淡了下去,死亡将我拖入了一片黑暗冰冷的海,一片孤独的宁静之中。



Optimus Prime

from G1


又是一场为了阻止霸天虎抢夺能源的攻防战,胜利一如既往地站在代表了正义的汽车人这边,大家都在欢呼雀跃,为自己是一个勇敢的战士感到骄傲,为自己保护了弱小的地球人和地球的能源而高兴……

不,这种胜利只是假相,我们声张正义的行为以牺牲立场相反的同胞兄弟为代价,我们自己也损伤惨重,那些笑容并不能掩盖残缺不堪的装甲和断裂暴露的管线,我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个艰难地变形返回基地,我知道他们必须回去修理、补充能量,我看见Jazz的车灯闪烁了几下,那是他向我打招呼的特殊方式,他在叫我跟上他们。

我跪下来,膝盖触到发出焦味以及残余着同位素射线的土地,我突然觉得机体失去了力量。我就跪坐在那里,没有变形,也没有跟上其他汽车人。如果我是一个地球人,也许我会流下眼泪,可我不是,很多时候我忘记该如何宣泄几百万年以来压抑的悲哀和绝望,当我偶尔停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成了我最不想成为的那类人。我们在捍卫正义的同时也在毁灭,而我却无力改变现状。

这场战争是我和Megatron的战争,他为了自己的野心不惜葬送彼此之间的情感,我为了报复他的背叛而与他缠斗至今,正是我们这两个自私的首领,故乡塞伯坦成了一片废墟,除非我们中有一方死去,否则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都将是我们的战场。

再有半个小时黎明就要到来,我终究还是回到了汽车人的地盘,因为只有在那里我才能有一些安全感。当清晨的第一屡阳光因为地球的自转而降临到此处,我已经关闭了光学镜头并逐次下线各级系统,进入待机状态之前那段恍惚的片刻,我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塞伯坦,又回到了和Megatron亲密友好的那段过往。

可这一切只能是幻觉,我知道我是不会做梦的,就像我不会流泪一样。



Optimus Prime

before G1

(第一人称/原创角色)


我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塞伯坦人,既不属于博派,也不是狂派。

作为一架普通的民用机,我有一双能在宇宙间自由航行的机翼和一个装载货物的机舱,但是塞伯坦现在的局势让我很不喜欢自己的出身,因为那些霸天虎总是试图拉拢我,而顶着正义之名的汽车人则对我投以怀疑的目光。我对战争没有兴趣,所以一直以来都保持中立,我厌倦战火弥漫的塞伯坦,将来无论哪一方获胜都无法改变战争的真谛,这里已经不适合当作家园了。

我碌碌无为地生活着,跟随其他沦为难民的塞伯坦人一起东躲西藏。

而那次避难,我遇到了汽车人的首领,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判断这究竟是幸或不幸,当时我因为开小差而没有来得及跟上大部队,等我回过神来那群探索者们已经开始对我所身处的城市狂轰滥炸。我急忙飞起来,却又被流弹击落,我的机翼破了一个口子,断裂的线路冒着火星,就在我以为末日就要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他出现在我面前掩护了我,并拉起还在发懵的我迅速逃离。

我们一起躲在变成废墟的市政府大楼里,这里并不安全,但至少我们有了掩体,可以暂时避一阵弹雨,我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红蓝色涂装汽车人,和我在新闻里看到的略有些不同,或许是褪去了全息影像中刻意营造的浮华修饰,本代领袖显得更平易近人,他甚至跪在我身旁帮我修理散发着焦味的机翼,不过在缺少工具和能源的情况下,他所能做的也仅仅是把那些裸露的电线塞回外装甲下面罢了。

“为什么要救我?我又不是汽车人。”言下之意我并非站在你们那边。

“你是塞伯坦人,我们是同胞,如果今天在那条小巷旁站着的是一个霸天虎,我也会伸出援手。”

非常冠冕堂皇的措辞,我撇了撇嘴角,一时半会倒也想不出反驳他的话。很快他放弃了继续修理我的机翼,遗憾地对我说道:

“抱歉,我的技术有限。”

“没关系。”我无所谓地回答道。外面依然炮火声不断,但愿这个掩体能坚持到那些探索者们离开。

“我是Optimus Prime,你可以叫我Optimus。”那对蓝色光学镜头闪耀着友好的荧光,“你叫什么名字?”

他也在试图拉拢我?要知道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开场白。

“我没有名字。”我的声音有些干巴巴,“那个制造我的科学家也许觉得我是一个失败的作品,所以没有给我命名。”

“是这样……”

“不用给我想名字,我不需要。”

“事实上我没那么想,如果你自己不想要一个名字,别人是无法强迫你的,不是吗?”

他说话怎么一套一套的,不过我并不反感他的话。

“现在我们无法离开这栋废墟,但愿那些探索者们能尽早放弃这座城市,不过现在他们正在兴头上。”他搬来一些金属板挡住墙壁上的缺口,然后坐到我身边,“我们来聊一会吧,朋友,打发打发时间。”

“我不擅长和士兵聊天,况且你还是那些敢死队的首领。”我挪动了一下机身,小心地不让机翼碰到墙壁。“我不想和你聊战争,我讨厌战争。”

“我也讨厌战争,可是却无法摆脱战争。”

“那就向霸天虎投降好了,让他们当统治者也未尝不可。”

“如果Megatron能够以更民主的方式来统治塞伯坦,那么我会拱手让出领导模块。”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但战争恐怕只是他的一个游戏,也许我不该议论他的出身,但我能预见到如果让他来当统治者,只能是独裁和霸权。你想要那种用自由换来的和平吗?”

“可我觉得你们本质相同。”我插了一句,“与其像现在这样生活在暴乱和战争中,我倒宁可用自由换取和平。”

“本质……相同吗?”他似乎在面部护甲之下露出了苦笑,“是啊,当我们第一次相见时,谁能知道我们竟会相互毁灭,不仅给我们自己带来毁灭,也给这个星球带来毁灭。”

“……”

“我最担心的并不是有朝一日会和Megatron同归于尽,而是当我们真的都毁灭了,我理想的和平是否能够降临塞伯坦,如果能,那我甘愿为此献出生命。”

“你的理想听上去很伟大,但不是每一个塞伯坦人都能理解你的,至少那些霸天虎就不能。”

“我并不在乎这些,我只想完成自己的使命。”

废墟外的轰炸声终于彻底停止,那些探索者们扔下被折磨得满目创痍的城市得意洋洋地飞走了,他搬开堵住掩体缺口的金属板并招呼我和他一起出去,我们站在路旁看着破败的街道。

战争,永远都那么残酷。

我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塞伯坦人,既不是汽车人,也不是霸天虎。或许某一天我会想要给自己起个名字,希望到那时,我能够用自己的双手重建家园。

而他,Optimus Prime,但愿他理想实现的代价不是毁灭。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