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C5/V】五月三日

关于V前往DMC事务所下达委托的日常向小片段
文中所提及的过往来源于DMC1前传小说
引用的诗句来自于我自己
他真可爱,我要被他可爱死惹_(:з」∠)_


<3rd May>
all about V

花了一天半的时间在路上,V终于来到了DMC事务所位于的城镇,五月的傍晚气候宜人,微风吹拂在脸上带着春末夏初的暖意,物是人非的大街小巷,没有改变的唯有回忆。

离DMC事务所不远处的街区上,45club酒吧的霓虹招牌亮起了彩灯,晚上七点正是酒吧开门营业的时间。

“喂,我说,现在可不是泡吧消遣的时候啊。”格里芬拍拍翅膀落在V的肩上,话虽如此,猎鹰好奇的眼神却频频打量着四周,V走进酒吧找了一个靠近入口的角落位置坐下,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寥寥几名常客在一旁的桌球台上比划着球杆。

“让我来看看菜单……哇,这么多酒,你说我们每种来一样如何?你的酒量还可以的吧。”V看着格里芬自来熟地跳上小圆桌用爪子边翻阅着菜单边自作主张地按下服务铃,他不禁用手指捏了捏眉间,本体性格中最恶劣的部分似乎都在使魔猎鹰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是他多年来所压抑的另一面自我,倘若不及时阻止,被埋藏多年的本性与执念一旦释放,天晓得恶魔本体还会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举动。

“……又酸又甜的,这是鸡尾酒?”格里芬把脑袋扎进阔口玻璃杯里喝了个底朝天,鸟喙旁的蓝色羽毛都被浸湿了。

“是无酒精鸡尾酒,有橙汁、柠檬汁、桃子汁和苏打水。”

“见鬼,为什么给我点这种娘们喝的玩意儿——啊我懂了,是你不行,哈哈哈,你的酒量完全不行!”

“……”以手杖的曲柄勾住猎鹰的鸟颈将他赶下桌,V端起摆在面前的柠檬汽水喝了一口,用以掩饰自己小小的窘迫。曾几何时那个人在这里被同行们当做新人灌酒灌到烂醉,不得不被当时仍用化名接生意的但丁给扛回旅馆,为何如此丢脸的回忆竟清晰得宛如昨日那般。复杂的情绪在心中翻搅着,V垂下眼帘望着手中的诗集,那用钢笔写在泛黄书页上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其作者的矛盾与挣扎,如那墨迹般褪色的记忆携裹着珍贵的情感扑面而来。

“是你让酒保给我递纸条的吗?”不知何时,专为DMC事务所联络除魔委托的中介人莫里森已来到V的面前,他脱帽致意后拉开另一把椅子坐下,不动声色的目光里难掩探究与评估之意。

“我有一桩很大的委托,需要你为我牵线DMC事务所。”

“委托的事情稍后再聊,我看你像是个生面孔,怎么会知道我能为你牵线恶魔猎人。”

“‘悬崖突起的地方是梦境驻足之地’……我自有消息来源,更何况DMC事务所声名在外。”

“声名在外?不是我打击你,最近生意不太好做,你想找的这个‘声名在外’的事务所目前捉襟见肘,听说房东连续三个月上门催缴房租和物业费无果,现在估计已经被断水断电,再这么下去但丁他们就要露宿街头了。”

“这是房租和物业费。”V将一个信封递到对方面前,莫里森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一张署名为但丁的银行卡和一张余额回单,其上所注明的数字之大令人咋舌,中介人吃惊地抬起头望着神情恬淡的黑发青年,尽管一向从那些见不得光的黑生意里抽些好处费,但是眼前这张大额银行卡所代表的含义使莫里森立刻严肃起来。

“看来,的确是一桩非DMC事务所不可的委托。”

“另外两位恶魔猎人翠茜和蕾蒂也请代为联络。”

“很有必要,我熟悉但丁,这么大的委托他独自一人可搞不定。”

“除此之外,还需要你帮我联系另一位名叫尼禄的年轻猎人。”

“那个教团出身的男孩?他最近可不太妙,正所谓‘无事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就在几天前,尼禄被一个身份不明人士袭击了,对方还夺走了他的右臂,要知道,任何一个男人失去了右手这日子都不会太好过。”

“……既如此,麻烦给我地址,我稍后自己去找他。”

“探望病人记得买花。”莫里森叼着雪茄戴上帽子,站起身来为这个黑发黑眸、神色忧郁、形貌瘦削、衣着打扮另类而颓废、暴露在外的肌肤上布满了黑色魔纹、一手捧着诗集一手拄着银质手杖、身边有魔物为其跟宠、远道而来且隐姓埋名的大客户推开酒吧的门。

此时此刻,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


Mission continue.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