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C5/NV】Episode-a few months later

日常向,内含一个轻度肌肤饥渴症的黑发诗人
背景设定是大家都回来事务所的几个月后
除了爱撒娇的诗人和温柔的侄子之外
还塞了一些父子片段,总之就是一小块糖

<Episode-a few months later>
Nero/V

又一桩远距离的深夜委托结束后,妮蔻一边叼着烟一边驾驶着移动式事务所的房车驰骋在高速路上,尼禄受不了驾驶室里的烟熏火燎,他从副驾驶座上钻到后车厢里,发现V正搂着使魔影猫歪在双人沙发上打瞌睡。

“累了吗?”年轻的恶魔猎人轻声询问到,现在已是秋末冬初,距离红墓市的那场浩劫已过去了好几个月,V穿着黑色羊绒大衣,只有露出的手背和脖颈上才能看到些许魔纹,听到尼禄的关心,黑发诗人抬起头来望着对方露出一个微笑作为回答,影猫和栖息在一旁的猎鹰立刻消散回到V身上,尼禄刚在沙发上坐下,V就靠过来钻进了对方的怀里。

“觉得冷?我再把暖气开大点。”

“不用,而且你身上很暖和,这样就刚好。”V贴着尼禄的胸膛喃喃道。

尼禄拉开自己的连帽外套将V裹紧,身形瘦削的黑发诗人实际上比尼禄要高,可他佝偻着背蜷缩起来的样子却显得很娇小,尼禄不由地笑了起来,他一边伸长左臂圈住黑发诗人的腰一边低头在对方耳边悄声打趣道:

“这么喜欢被我抱着吗,V?”

闻言,V低垂的眼帘微微掀起瞥了一眼对方:“你要是能摸摸我就更好了,格里芬和影猫也是这么想的。”

“要求真多。”话虽如此,尼禄却卸掉了右臂上的机械魔装,裸露出的右手先在自己怀里捂了一会儿后才伸进V的大衣里面,隔着对方的贴身衬衣轻柔地抚摸黑发诗人的身体,为了得到更多的抚爱,V双腿曲在沙发上几乎整个人都粘进了尼禄的怀里,他像是猫科动物那般发出了满足的哼哼声。

“看来影猫也喜欢我这样?你都快变成它了。”尼禄笑道。

“相信我,我们三个都喜欢你这样。”V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把脊背拱在尼禄的手掌下,车厢颠簸的晃动让他昏昏欲睡。

“怎么还没回到事务所?”他靠在尼禄怀里含糊不清地嘟囔道,略不满足于隔着衣物的拥抱与抚摸了。

“耐心点,就快到了。”尼禄为V顺了顺长长的刘海,并在对方额上印下一个安抚的吻。

踏着黎明的曙光返回DMC事务所,但丁还没有回来,只有维吉尔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阅着一本精装人造革封面的书籍,身旁还有一摞明显是刚买回来的新书,当他看到尼禄牵着V的手一前一后的进来时不由地蹙了蹙眉,他合上书页,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又踌躇着没有开口,在尼禄面前他从未摆出过长辈的架势,尼禄时常觉得或许正是因为对方拿不准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和自己相处,所以才在回来后依然斩出了人类半身。而尼禄也很感谢对方此举,比起过往素未谋面的长辈,还是同辈的朋友更合得来,更何况——他和V非同一般的情感经历也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父亲。

“吃早饭吗?”

“回来的路上已经吃过了。”

一问一答之后的冷场让尼禄有点后悔答的太快,吃过了也没关系啊再吃一点又无所谓我父亲这么努力找话题也不容易说不定他还特地等我们回来就为了给我们做早饭所以下次干脆还是走后门进来吧。像两根木桩子一样杵在客厅里的尼禄和维吉尔无语地对视了片刻,心里想的话远远比他们说出来的多得多。

“你做饭了?”黑发诗人一脸玩味的表情望着自己的恶魔本体。

“……”没有得到回答,尼禄不由地开始纠结维吉尔到底做没做饭。

“等那个饿死鬼回来你们一起吃吧,我们先上楼休息了。”

完全无视了这对父子之间的尴尬气氛,事实上每逢这种场面打破沉默的通常都是V,而不是尼禄或维吉尔。被V牵着手回到楼上的房间,尼禄把早饭问题抛在身后,洗去一身血污后并排躺在床上,无需尼禄伸手,V已经翻身贴进了他的怀里。

“他真的做了饭等我们?”尼禄臂弯里环着黑发诗人,脑子里依然在想楼下的父亲。

“大概吧,就算我们不吃,但丁回来也要吃饭。”

“……其实,我还挺难想象他居然会做这些事情——我是说这些家常琐事。”

“没有人会喜欢亡命天涯的流浪,安于一隅才是真正的生活……”叹息般的尾音消失在尼禄胸前,V将脸埋进对方的胸膛蹭了蹭,尼禄的体温、肌肤和心跳让他觉得很舒服,有他一直以来所向往的被保护和被珍爱着的感觉。

尼禄轻轻地抚摸着V拱起的脊背,等对方入睡后他才阖眼,互相萦绕的平稳呼吸昭示着这又是一个没有噩梦的安眠,是过去的维吉尔从未敢想过的。


Sweet dreams.

 
评论(11)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