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C5/NV】Episode-Lip Cream

日常向,房车三人组
背景设定依然是几个月后的冬季
因为看到黑发诗人的唇纹觉得有点心疼
于是就码了这个涂润唇膏的小片段
PS.小甘菊真的很实惠很好用啊!


<Episode-Lip Cream>
Nero/V

移动式事务所的房车行驶在凌晨时分的街道上,寒冷冬季的人类世界既宁静又喧嚣,尼禄低头注视着正靠在自己肩上假寐的V,浓密的柔软发丝因凝聚了恶魔之力而变得浓黑如墨,却又宛如繁星点缀的夜空般闪烁着莹莹亮光,那是原为与自己同样耀眼的银发在附着魔力的流动之中时隐时现,波浪状卷曲的刘海变长了,随着房车的颠簸披散在尼禄的颈窝处若有若无地拂动着。尼禄注视着V颤动的纤长睫毛、高挺的鼻梁、红润的面颊与微微撅着的双唇好一会,他突然朝驾驶座上又点燃一根香烟的妮蔻说:

“前面路口靠边停一下,我要下去买点东西。”

前方的三岔路口边有一个24小时便利店的招牌在晨雾中亮着灯,妮蔻一脚油门一脚刹车东倒西歪地停了下来,她回头笑眯眯地把空了的烟盒丢向尼禄。

“哟,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最后一根烟,是团队精神指引了你吗?就买这个牌子,记得跟老板讨个打火机。”

“你还真是不客气,我什么时候说要给你买烟了。”尼禄翻了一个白眼,不过他还是拿起烟盒看了看。被吵醒的黑发诗人有些困倦地揉了揉眼睛,他睡眼惺忪的模样有一种迷人的天真。

“等我一会。”尼禄从工作台的抽屉里抓起一把零钱,拉起外套后的兜帽下了车,很快他就拿着一个纸袋返回车厢,他摸出一盒烟与一个打火机递给驾驶座上的妮蔻,移动式事务所再度启程。随后,尼禄从纸袋里摸出另一样东西并撕开外包装,V双手拢起大衣前襟倾身看了一眼。

“润唇膏?……”

“叫什么小甘菊,是店员推荐的。”尼禄举起包装纸向对方示意。

“……怎么突然想起要买这个。”V的目光从那张被尼禄丢进垃圾桶的包装纸挪回到他手里的润唇膏上。

“天冷物燥,你的嘴唇都起皮了。”尼禄拔掉盖子捏着底部旋出一截递向蜷在沙发上没挪窝的同伴,“给,快涂点吧。”

闻言,V抬手轻抚自己的双唇,果然是起皮了,随着他的触摸还有少许裂开的刺痛。

“那你就好事做到底,过来帮我涂。”

黑发诗人阖着眼张开嘴,摊手摊脚仰头靠在沙发上,看得尼禄笑出了声。

“你就不怕我涂到你鼻子上吗?”

“你敢试试?”挑衅与反挑衅向来是年轻的斯巴达之子们的游戏,尼禄左脚支着地面,右膝弯曲压在坐垫上,把对方整个罩在自己身下,他一手托着V的下颌扶稳固定,一手举着润唇膏仔细地在那干裂起皮的双唇上来回抹了好几遍,把V的嘴巴整个都涂得油光光并散发出小甘菊的淡淡清香味后才满意地收手。

“老天,这年头还让不让单身汉活命了。”这回轮到不小心从后视镜里窥见车厢中情景的妮蔻翻白眼了,她用力一脚加大油门,而尼禄正在旋起润唇膏盖上盖子,他重心不稳地晃了一下连忙撑住沙发靠背。

“我老觉得妮蔻的驾照过期了。”尼禄小声嘀咕道,他在V身旁坐下并将手里的润唇膏再次递向对方,“记得要经常涂,尤其是嘴角。”

“既然是你买的,当然是你来保管。”V没有接,而是再次靠近尼禄并在对方暖和的胸膛上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好位置。

“那好吧,我会记得提醒你。”尼禄将润唇膏收进口袋里,他想了想,又换到贴身的内侧袋里防止这个小物件会滑落。

“这毕竟是普通人类的身体……”V靠在尼禄胸口轻叹道,“因为天气干燥所以嘴唇会干裂,因为受寒着凉所以会生病虚弱,因为岁月变换所以会慢慢变老……即使以恶魔之力维持生机,这具躯壳仍是纯粹的肉体凡胎,终有一天将会到达真正的极限。”

“这么说来,我更应该把你照顾好了?”尼禄笑着搂紧了依偎在自己胸前的V,黑发诗人那优美的嗓音宛如诵念诗句般描述着的低语声是年轻猎人永远也听不腻的謦欬。

“就算照顾的再好,以后也会变成一个糟老头子。”在尼禄看不到的地方,V扯了扯嘴角。

“那时候的我也是一个糟老头子,不过——”尼禄故意停顿了一下,“我还是会继续照顾你的,满意了吗?”

“你怎么会变成老头子,不要低估你的血脉传承,你可是半魔之子。”V从尼禄怀里直起身来瞪了胡说八道的对方一眼。

“既然你会变老故去,那我肯定也要和你一起变老,我可是当了二十几年凡人才知道自己有半魔血脉,更何况独自拥有青春不老的长生该多么无趣。”

尼禄朝V眨了眨眼,他并不知道自己理所当然地说出的这番话竟让对方难以遏制心中翻涌的情感和脑海里沸腾的思绪。从被恶魔本体舍弃为这一具凡人之躯,在恶魔之力几近溃散后回归,直到再度从本体离开获得独立的生命,第一次,V感觉到自己是真真切切地获得了新生。

他的救赎,一直就在此处,在他身旁。

那是猝不及防的热吻,尼禄差点被V扑倒在沙发上,黏黏腻腻的触觉是刚涂上不久的润唇膏,激动而急切的舌尖舔开他的牙齿用力纠缠他的舌头,尼禄抱着V不断来回抚摸对方的后颈与脊背,过了好一会,黑发诗人才终于放开了他。

“虽然我的人生只过了几个月,但我相信,这一定是我听到过的最浪漫的情话。”

不仅仅只是情话,还是我对你的承诺。尼禄在心底默默地回答,他捧起V的脸和对方耳鬓厮磨了一番,黑发诗人通红的耳尖让尼禄有点按捺不住小小的冲动。

“要不是还在车上我真的要……”他的耳语淹没在V抬手捂住他嘴的掌心里。

“我说,你俩什么时候才能下车?再不休息都要天亮了,天才枪械艺术家给你们兼职司机不仅身体累心也很累,你们这对爱情鸟考虑过单身汉的心情吗?”

“抱歉,妮蔻,没有考虑过。”尼禄揶揄道,他率先跳下车后转身将手递给V,从车厢中门扶着尼禄的手缓步下车的V向妮蔻露出一个坦然的微笑,房车司机两手一摊摇头耸肩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夸张手势。而正如这位天才枪械艺术家兼驾驶员说的那样,当他们回到DMC事务所时已迎来了黎明,天边的第一缕曙光正照射在尼禄与V的身上。


Sweet dreams.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