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MC-该隐的告白

发现DMC10周年过后一直没在主页更新过这篇
写于2011年的10周年贺文,当年做成了免费贺卡在同人展上派送过
以下正文

<该隐的告白>
CP:DV/VD无差
写于2011·5·11


闪闪发光的弹壳像瀑布一样从黑白双枪的枪口倾泻而下,一阵硝烟弥漫,却闻不到任何火药味,弹壳清脆地掉落在地,随即化为无形。白象牙与黑檀木的弹药匣中所填装的子弹是以灵力凝聚成的,专门用于对付地下世界的垃圾。也因此但丁总是携带两种武器,当灵力暂时耗尽,便轮到魔剑登场了。

随着穆图斯的覆灭和马列特岛的沉没,仍在人间张牙舞爪的恶魔少了许多,虽然保不准什么时候对方会卷土重来,然而事务所的生意从暗语电话夜夜响个不停,到现在隔三岔五才有一两通,却是人间的夜晚变得越来越安全的最佳佐证。

收拾掉几头怪模怪样的庞然大物,但丁将阿拉斯特插回背后。只见地面凭空出现的泥沼大口大口吞下怪物的尸块,在冒出几个黑色气泡后幻化为一池暗红的血腥。他利落地跃上街边半毁的建筑物,略有所思地望着这一切。

如果所有恶魔都难逃一死,我的那天还有多远?

“这么早?我托你去45club拿的东西带回来了吗?”

一进门,维吉尔正坐在沙发上举着遥控器换频道,膝盖上还摊着一本大部头书。但丁抓了抓头,搞不懂对方到底是在看书还是在看电视。维吉尔应该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吧,他想。

“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兄长一脸我就知道不能指望你的表情摇了摇头,继续换着频道,然而现在这个时点不是收费的深夜档就是无聊的肥皂剧,并没有什么可看的节目。卸下武器,但丁猛地一下扑向维吉尔,打翻了对方膝上那本厚厚的书。

“你——”兄长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弯腰去捡砸落在脚边的书,“我刚看到一半还没来得及夹书签。”

“别管什么书不书的了,维吉尔,我有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要问你!”

“你又发什么疯。”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别胡闹了,快从我身上下去。”

“马上回答我的问题,维吉尔!”

但丁满脸严肃地双手紧紧攥住维吉尔的衣领。兄长头痛地望着时不时爱耍宝的孪生弟弟,在床上无赖地要求更多次的时候也是一脸认真的表情,想骗谁啊。

“既然是你提出的问题,那你自己先回答一下吧。”拗不过对方,维吉尔轻叹道。

“什么意思?”

“如果我死了,但丁,你会怎么办?”

“你敢死在我前面试试,阴曹地府我也会跟下去找你的!”

“那不就行了,你已经得到了回答。”维吉尔推了他一把,“现在立刻从我身上下去。”

“如果我死了,维吉尔也会跟着我一起吗?不行!维吉尔一定要好好活着,你已经在我前面死过一次,不准有第二次!”

“知道了,下次一定让你先死,然后我会去找你的,好吗?就算是阴曹地府也会去找你,所以……”

“呜哇哇,维吉尔你真是太好了,我好感动!”

一把搂住兄长的脖子,但丁激动地大喊起来,被吵得头痛的维吉尔忍无可忍地从后按住那颗和自己一样的银发脑袋,照准那鬼吼鬼叫的嘴巴以吻封缄。

一吻毕,但丁整个人都腻在兄长身上更不肯起来了。

“维吉尔,为什么刚刚我踏进家门时,你开着电视机看书?这样你看的进去吗?”

“你不在,家里太安静了。”

“维吉尔,我们能永远活下去吗?”

“不能,但是只要你活着,我也会活着。”

“我爱你,维吉尔”

“……”

“喂,你怎么不说‘我也爱你,但丁’?”

“傻瓜,你已经代我说了。”


sweet dreams

 
评论(7)
热度(23)